此时吃不上饭的人家远不止翠兰一家-物流资讯-朝日新闻中文网

老师家中-此时吃不上饭的人家远不止翠兰一家

  • 时间:

漫威宇宙第四阶段

交學費的日子到了,母親無能為力,翠蘭不得不輟學。為此,她難過得要死。想想不過是4塊大洋而已,這還不抵當年在跑馬場里買的一張彩票錢多呢。

過年啦!祠堂里吹吹打打,一片恢弘。鼓師和嗩吶默契地配合。唱戲的人戴着色彩鮮亮的臉譜,高亢地唱着。美好的祝福全都藏在戲文里。人們縱情地鼓掌、歡呼。

「好。」「嗨,往左邊一點點。嚯!再上邊一點點。」

夜起,家家戶戶都點起蠟燈、燃放鞭炮,院子里站滿了人。鑼鼓齊鳴,幾十個大漢在喧天的鑼鼓和鞭炮聲中,舉着巨型龍燈上下舞動、穿行。翠蘭的祖母身着盛裝,親自端出滿盤的年貨,任耍燈的人隨便吃喝,以示慰勞。

祖母雖不善於勤儉持家,但她為人豁達、心地善良。即便到了三餐不繼之時,當有行乞者來,她仍會毫不遲疑地將家中僅有的吃食全部施捨出去。無錢買柴,那就不買,命家眾將原先大排筵宴時所用的那些個雕花大圓桌和上百把太師椅拿去劈了,全當柴燒。還說「紅木的,禁燒。」

每當聽到賣涼粉的到院子門前來吆喝時,五伯娘便會從身上摸出一個銅板來給翠蘭:「給,吃涼粉去。」

怕擾了孩子休息,五伯娘強收住淚,輕拍着翠蘭的後背,讓她重新睡下。

這樣的境況是由戰禍所致。柏家村的人多經營木排生意,由於戰亂,商路常常被阻,木業生意陷入蕭條。好多人家長年雇傭的分散在各縣鎮里的木排老闆們,為避禍紛紛逃命去了,有的甚至連招呼都未打,木排扔的扔、丟的丟。翠蘭的大伯也只得宣布破產了,僅剩的一些木排也都被趕過來追還貸款的銀行給收掉了。

五伯娘自二伯去后,便再不肯與任何喜事沾邊。翠蘭為讓伯娘能看上一眼龍燈,特意將龍燈隊從祠堂引來堂屋。伯娘看了,朝她勉強一笑。

待到夏日傍晚,五伯娘剛一將大涼席鋪在地上,孩子們就都跑過來,搶着擠躺在她的身邊。有一次,翠蘭沒有搶到好位置,癟着嘴,悻悻地背對着端姐躺下。五伯娘瞧見了,就說:「翠蘭,給我撓撓癢。」

柏家自翠蘭的大伯成家起,上上下下的吃穿用度就全由大伯一力承擔。祖母毛氏一直負責管家,是大手大腳慣了的。現在生意破產,柏家驟然而衰,一家老小肚束三篾。

領了這樣的差事,翠蘭賣力地撓呀撓呀,覺得無上光榮。

「賣涼粉嘍,賣涼粉嘍……」

開學后沒過多久,翠蘭的老師就登門來訪。進屋后,老師直截了當地對翠蘭的母親說:「你不能不讓柏蘭英讀書呀。她是讀書的好材料,放棄就太可惜了!」

每一餐,翠蘭只捨得卡下小小的一塊魚凍,一隻蛋也最少要分成三頓慢慢享用。母親更是連嘗都捨不得嘗上一點。地里有的是青菜,加上這些吃食,日子並不算太難過。只是這裏的人們都認為,只要家中無米,就算是餐餐吃人蔘、鹿茸,那也是極羞的事。

當老師再次登門時,母親答應了讓翠蘭重新上學。翠蘭高興極了!雖已落了很多課,但她仍堅持跟着原班級讀,並且最終以畢業考試第一名的成績,給完小的學業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翠蘭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控制住不哭,禮貌地將老師送出院子。老師的背影漸漸模糊,翠蘭轉身進屋,恨恨地盯了母親一眼,大股的淚水順着臉頰無聲地流下,從此不與母親講話。翠蘭的母親是極要強的,不願讓任何人知曉家中的困境,可這一次為了女兒,只得回娘家求援。

翠蘭的外婆家此時仍能過上小康生活。去年外公為了傳宗接代,還花錢從武昌買回一女子作妾。妾,只有十五歲,是被她的舅舅拐出來賣的。外婆可憐她,從不苛待。不久前,這個只比翠蘭大兩歲的小外婆,為年近花甲的外公生下了一個兒子——翠蘭的鐵舅舅。

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祖母是看得開的。柏家的祖業早在她丈夫的手中敗光,又被自己的兒子復興,這已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家再興,終抵不住國運衰,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這段時期,真是多虧了外婆的接濟,否則莫說讀書,能不餓死已是萬幸。外婆隔三差五地就來上一趟,一來一回整整十六華里。三寸金蓮,走起路來一步三晃,十分吃力,為的就是給這隻小饞貓送些好吃的。每一次,外婆帶來的不是一大碗蘿蔔絲魚凍,就是幾個鹹鴨蛋或松花,還有各種用糧食做成的土產小吃,既美味又頂飽。這些對翠蘭來說,都是天上的美味!

「飯都莫得吃,讀不成了。」

莫不是二伯將好運都帶進了墳墓?過完這個年,家中境況急轉直下,翠蘭家眼看就要斷炊了。父親為減少家中消耗,外出打工去了,但因惡習難戒,始終未往家寄回分文。隨着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翠蘭發現家裡的銀制托盤、油燈,還有母親的首飾都陸續不見了。可縱是如此,母女二人也需節衣縮食才能勉強度日。

白喜事畢,眾人各歸其位。翠蘭的父親是為緩解雙親的喪子之痛,決定暫留家中。他是生性至孝之人,也正因如此,自幼便深得其祖父疼愛。那時家貧,自是供不起孩子們上學堂里去讀書,老祖父獨獨把他帶在身邊,手把手地教授他如何做好木排生意。故翠蘭的父親從小便能寫會算,其能力是遠遠強於其父的。現下他卻為煙癮所困,對經營之事再不能用心了。

為使五伯娘開心,翠蘭總是十分聽話。凡伯娘讓她做的事,她都樂意。伯娘病時,翠蘭自告奮勇,不歇氣地跑上三里路去請毛家埠的蔡先生來。煎藥、端飯這類的事,她也不讓他人插手,全都一力承擔。

翠蘭的自尊心極強,不想讓同學們知道她家已無米下鍋。每到午飯時,她雖知母親根本不會開火燒飯,但仍裝模作樣地回家去吃,其實不過是在家空耗一會兒罷了。下午上學時,她將外婆精心做的小吃放進口袋裡帶去學校,好讓同學們以為她不僅吃飽了飯,還有點心和零食呢。此時吃不上飯的人家遠不止翠蘭一家,大多數同學中午都不回家去,坦言家中無飯可吃。翠蘭同情他們,常把帶去的零食拿出來和大家分吃。

翠蘭仍照例是跟着五伯娘睡的。夜深人靜時,伯娘思念丈夫,情到深處,哭得撕心裂肺。翠蘭被哭聲吵醒,馬上爬起來為五伯娘擦淚,還抱着伯娘子的脖子柔聲說:「伯娘,莫哭。」

小饞貓興高采烈地跑去買來和伯娘一起吃,是決不會獨享的。

「期末考試奪魁者,能得2塊大洋的。你家的妹仔會讀書,獎學金必是她的……」母親聽着,也沒抬頭,面無波瀾地只顧用指甲剝着荸薺。老師搖頭,無奈地走了。

今日关键词:北京南站致歉